欢迎您光临http://www.cndyfy.com!
首页 >> 外汇返佣 >> 外汇要闻 >>
外汇返佣

外汇要闻

中国外汇丨物联网技术赋能贸易金融精准发力

点击数:2019-06-12 14:02

  物联网技术作为贸易金融数字化转型的关键技术之一,有望从根本上解决物流真实性以及信息流转不透明的核心问题,并有助于发现新的商机,真正实现四流合一。

  传统贸易融资业务的理念,在于银行通过轨迹化管理的流程控制来实时掌握物流与资金流的匹配情况,力求实现“三流合一”。在此基础上,甚至可以淡化客户准入标准以及抵押担保等风险缓释措施。然而在实践当中,以人工和纸媒为主的粗犷型操作模式,很难做到对物流与资金流的精准控制,客户的逆向选择与道德风险事件时有发生。因此,银行在为客户办理贸易融资业务时,依旧摆脱不了设置客户准入门槛、要求抵/质押担保等增信手段,不仅提高了客户营销成本,也增加了银行的经济资本占用,使贸易融资相较于普通贷款的比较优势难以发挥出来。

  银行传统的大宗商品动产质押融资业务的道德风险高、操作效率低,已成为不争的事实。近年来,虚假单据、一票多押、货物丢失等融资诉讼案件频发,一度导致银行大宗商品动产质押业务停滞不前。著名的上海钢贸案、青岛港有色金属骗贷案等,皆因第三方物流、金融机构与融资企业之间信息共享不充分、质物的监管流于形式而演变成悲剧。物联网技术,以机器感应替代人工监管,通过物联网传感设备(运用芯片、传感器、嵌入式系统、报警系统、智能扫描设备等技术)及智能监管系统,对动产进行识别、定位、跟踪、监控和管理,实现了对物流的全流程轨迹管理,使得每一笔融资都有迹可寻,真正降低了银行货押业务的风险和成本。

  一是解决了控货难题。物联网传感设备和智能监管系统,可以通过对货物的识别定位、跟踪监控,有效解决贸易融资中的信息不对称、监管缺失等问题。具体来说,可以将货物的数量、重量、位置、状态等当前信息全部纳入监管,使贸易融资由被动管理变为主动管理,由事后追踪变为事先防范。比如融资企业将货物质押给银行之后,只要未经银行授权,一旦后台系统感知到质押货物的物理状态、位置发生变化,就会发出警报,从而解决了人工监管可能带来的道德风险。

  二是解决了仓单重复质押难题。通过数字孪生技术,可以建立物理世界与虚拟网络一一对应的映射关系,形成数字仓单。通过绑定实物的三维空间坐标,使其具有唯一性和排他性,银行就可针对可转让、可追溯、可监控的数字仓单进行融资。数字化的“物联网仓单”,能够与实物之间建立一种动态、实时的对应关系,只要货物的物理状态不变化,就可保证仓单的真实性。此外,数字仓单的转让可以借助区块链技术更新货主信息,保证了货权的清晰可追溯。如果建立权威中介平台对仓单的融资信息进行登记,用智能合约的形式实现融资后的数字仓单自动将质押物信息纳入权威中介登记平台,所有其他银行便可在权威中介登记平台上查询到仓单信息,避免仓单重复质押的问题。

  三是解决了同步监管难题。依托物联网技术可以实现7×24h实时监控质押物的状态与变化情况,很好地解决监管的时空异步问题。对静态监管而言,监管者还可以同时对多地仓库联合监管。此时,出质人便可向银行申请同时出质存放于多个仓库的货物或者不同类别的货物。对动态监管而言,只要监管质押物的价值不低于提前设定的安全警戒价值金额,出质人便可使用符合合同规定的其他种类动产替换先前的质押物,即可以进行以货易货的操作;在处于监管状态的质押物总价值高于合同所规定货值的情况下,出质人还可以自由替换、处置质押物。

  “物联网+”加速了贸易金融向物流金融以及供应链金融的迭代升级,衍生出了更多的金融服务模式,不仅可以实时监控大宗商品的状态和变化,还能实现在途、在库、在加工的全流程无缝监管。商流信息这种向上下两端的延伸,进一步满足了企业多元化的融资需求。

  物联网 + 仓储融资。对港口和专有仓库进行物联网改造,可以实现对现货的智能化监管,达到现货质押融资的目的。具体来说,对于物理性质稳定、易于计量的散货,可以运用射频识别(RFID)、智能视频、工业二维码等物联网技术,实时报告物品的数量、重量、位置、移动等信息;对于容易发生变质损毁的商品,比如生鲜冷链类商品,可以通过传感器捕捉温度、湿度、光感等环境物理信息,还可以利用 “猪脸识别”技术,追溯冷链货物的安全认证和质量档案;对于不易计量的液态商品(比如原油、燃料油),则可以通过卫星遥感技术对灌区进行物联网监管与计量。

  物联网 + 在途融资。针对在途货物,无论是陆运还是海运,物联网技术同样可为其未来货权质押融资提供更多的空间。将RFID标签置于运输中的单位货物之中,传感器就可探测到物体信息并由无线通讯网络传入在途货物监管平台,动态监控在途货物的真实场景,从而能够实现入库前的在途质押融资,而且等到货物到港后还可以转入仓储融资。

  物联网 + 厂库融资。针对在加工环节的货物,可以对生产线厂区的仓库、液态罐等进行物联网改造,对厂区仓库或液态罐中的原材料存货进行物联网监管,将不动产的特质赋予动产,以便利银行为生产型企业提供动产融资服务。

  物联网 + 供应链融资。利用物联网技术将生产企业、贸易企业和仓储物流企业连通,形成覆盖商品生产、流通、仓储和消费全链条的智能监控网络,并实时反馈客观大数据。通过对物联网大数据的机器学习,银行可准确预测企业供、产、销各环节的资金需求,并提供相应的融资服务。

  运用科技平台批量化获客,逐步提升平台客户向银行客户的转化率,将是互联网以及物联网时代银行核心的获客战略。以平台化和生态化为基础的外贸综合服务、跨境电商等互联网平台,为服务小微外贸企业,实现贸易金融普惠化提供了重要的手段。不可否认的是,银行在与这些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合作时,线上引流成本高、大数据计算模型精准度不高等缺陷依旧存在。如果银行搭建起自己的互联网+物联网贸易金融生态圈,就可以让线上引流延伸到线下,让在线与在场同步引流,从而能用更精准的客户画像撬动长尾市场。

  针对可抵押固定资产偏少、存货动产丰富、融资需求旺盛的中小微企业,在通过物联网改造后,可实现对中小微企业的真实生产场景、物流场景进行全流程、多维度、穿透式的信息感知,银行只需要搭建交易平台,将这类客户群体的交易场景引流到线上,同时用金融需求驱动交易需求,就可以用更好的客户体验来实现场景获客。

  传感设备可以随时随地对线上用户的生产场景、物流场景甚至生活场景进行信息采集和获取,再通过与互联网交易数据、外部公共服务等数据(海关数据、信保数据等)进行交叉验证,就可以进一步优化大数据模型,动态测算出用户真实的金融需求,从而实现银行贸易融资产品的精准推送。此外,在物联网场景下,将边缘计算技术引入到传感设备终端,还可以减轻云端的计算负荷,大幅提升计算质量与效率,快速刻画出更精准的用户画像,提升活客转化率。

  银行在推动贸易金融物联网化转型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遇到制度与技术层面的障碍。第一个挑战是,如果各家银行各自为政,独立建设自己的物联网贸易金融生态系统,不仅无法解决仓单重复质押的问题,也容易形成数据孤岛。因此,必须统一行业标准,打造流通性强、标准化程度高的数字仓单,广泛吸引银行及企业加入,以建立起完善的物联网金融平台。第二个挑战是,单个银行主导建设的物联网贸易金融生态系统,如果吸引其他银行来参与生态圈的建设,难免会对主导银行构成竞争,造成新进银行的“搭便车”现象。第三个挑战是,如果银行加入以仓储企业或者物联网企业主导建立的物联网贸易金融生态系统,其他仓储企业(尤其是大型仓储企业)出于同业竞争与信息保密的考虑,更倾向于接受与银行直接合作,导致市场拓展受限。对此,笔者认为,较为理想的模式是大型银行与仓储企业龙头合作,共同开发基于物联网智能监管的系统平台以及生态圈平台,快速做成行业标杆后,逐渐吸引其他参与方加入。